笔趣阁 > 乡野小春医 > 第1021章 猫与令牌

第1021章 猫与令牌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乡野小春医最新章节!

    中午,由于陆熙柔还在生气,不肯跟萧晋出去吃饭,他只好开车出去买了些肉蔬回来,亲自下厨做了几道菜,才哄得女孩儿重新露出笑靥。

    饭后,他来到雁行医馆,巫飞鸾早早的就等在门口,一看见他的车就飞奔过来,拉开车门,笑嘻嘻的说:“师父好!”

    萧晋下车揉乱孩子的发髻,笑道:“师父明天就回山里了,你不在那儿等着,跟你妈回来做什么?”

    “妞妞的生日快到了,我想给她买些生日礼物。”

    “嗯,这个师父支持。”说着,萧晋掏出钱包打开,从里面抽出几张递给他,然后指着不远处的一家理发店说:“不过,在买礼物之前,你先去那儿把头发剪了,发型随你选,只要没办法再绑成发髻就行。”

    “啊?”巫飞鸾捂住头顶,苦着脸说:“我妈会生气的。”

    萧晋道:“你就告诉我,你喜不喜欢吧!”

    小正太摇头。

    “那不就结了?男孩子家家的留过肩发是什么鬼?真要当女装大佬啊?!快去吧!回头你妈问起来,就说是我逼你剃的。”

    “谢谢师父!”小正太开心了,冲他深深鞠了一躬,就飞奔向了那家理发店,明显早就惦记剪头发很久了。

    少年不知愁滋味,满足一个小小的心愿,便能欢喜很久,不像成年人,很多时候想笑都必须得先哭过才行。

    比如巫雁行,每每达到愉悦的巅峰时,脸上都会泪痕一片。

    萧晋长出口气,擦了手,收好药瓶,扯过被单将她布满触目惊心鞭痕的身体盖住,自己靠在床头点燃了一支烟。

    巫雁行缓过神来,翻身轻轻地靠住他,闭着眼问:“你又有不开心的事情了?”

    萧晋也不否认,直接道:“想杀的人不能杀。”

    巫雁行意外的睁开眼,看着他说:“我可以帮你。”

    萧晋笑笑,伸手轻抚她的脸庞,说:“不是我下不了手,而是真的不能。”

    巫雁行支起美好的上身也靠在床头,伸手拿过他嘴里的烟,抽了一口,问:“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你这么纠结?”

    “小纯的父母。”萧晋又点燃一支,涩声说,“他们卖掉了小纯的弟弟,而那个孩子……已经死了。”

    巫雁行抽烟的动作一僵,眼中厉芒闪烁,有烟灰掉落在洁白的胸前也仿佛一无所觉。

    “我可以配制一种慢性毒药,”良久,她阴声说,“能悄无声息的削弱一个人的免疫系统,但仅仅只是削弱,并不致死。”

    萧晋眉头一挑:“然后呢?”

    “然后,中毒的人余生都会在不停地生病与痛苦中度过,如果他有一定经济基础的话,在药物不断的情况下,至少还能再活三十年。当然,那个人服药前必须身体足够健康、并没有什么重病。”

    萧晋沉吟片刻,问:“药效完全发挥作用需要多久?”

    “持续吃三个月。”

    “好!尽快配制出来。”萧晋当机立断,“到时候会有人找你来拿。”

    巫雁行似乎很满意他决断,身子又挨他近了些,说:“对了,还没问你,这次的杏林山考核之行怎么样?成功了吗?”

    “何止成功?”谈到得意的事情,萧晋的心情总算好了一些,指着不远处桌子上的木盒说,“兑长老的身份凭证、以及杏林山相关人士的联络方式就在那里面。”

    巫雁行一呆,随即表情就激动起来,不敢置信道:“我、我记得你刚刚来的时候,说那是给我的……”

    “没错,那就是给你的礼物。”

    萧晋伸手将她胸前的烟灰擦去,手掌却顺势就落在了上面,微笑说:“当然,不算是真的给你,只是我目前没太多精力搀和杏林山中的事物,你是华医,又对杏林山那么熟悉,干脆就由你代替我去当那个兑长老好了,所有不需要我出面的事情,你都可以全权处理。

    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你必须保证一颗公心,不准利用它来办你的私事,尤其是涉及到复仇之类的……”

    话没能说完,因为巫雁行已经跳下床扑向了那个盒子,完全不在意没有一丝布料遮掩的身体就那么大咧咧的呈现在窗外洒进来的阳光之下。

    对于这一幕,萧晋已经看过很多遍,但奇妙的是,每一次看,他的心中都会本能的产生些许悸动,审美疲劳这四个字似乎根本不会出现在巫雁行的身上一样。

    这个女人太完美了,完美到即便浑身都是伤痕,也依然像是在发光。

    当然,上帝是公平的,给了她倾城的外表,也给了她一颗千疮百孔扭曲的心。

    萧晋能感觉得到,巫雁行和他已经亲密了许多,但充其量只能说是喜欢,而且还不是正常人的喜欢,就像一只猫之于主人,喜欢是真的喜欢,但不管平日里怎么黏你求摸求抱,想要离开你的时候,都会扭头就走,毫不留情。

    正想着猫,他送巫雁行的那只虎斑就跳上了床,趴在他胸口开始打呼。

    微微一笑,他一边撸猫一边对巫雁行道:“看两眼就行了,那东西又不会跑。再说了,不过是一个长老身份而已,又没啥实打实的权力,你至于那么喜欢吗?”

    巫雁行转过身来,双手捧着那枚刻有‘兑’字的玉牌,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问:“你不会真的认为这就是一个单纯的身份吧?!”

    “不然呢?”萧晋奇怪道。

    巫雁行摇摇头,上床趴在他的怀里,举起玉牌对着阳光,说:“严格来讲,它确实没有多大的权力,但它却有一定的特权。你看,这‘兑’字的上面还刻了一枚小葫芦,知道是干嘛使的吗?”

    萧晋摇头:“难道不是寓意悬壶济世?”

    “不单单是。”巫雁行说着,将玉牌放在胸前,然后用力的摁了下去。片刻后拿开,洁白如玉的肌肤上就印下了一个小葫芦缀着一个反“兑”字的图案。

    “如果你想要得到华医界什么人的帮助,只要写一封信,然后在信中印上这幅图案,接到信的人都会立刻回应你的要求,并给予你力所能及的协助。所以,它不仅仅只是一个身份,还是一枚印章,一枚名叫‘长老令’的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