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诛江湖 > 第349章 双双跳崖(5)

第349章 双双跳崖(5)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剑诛江湖最新章节!

    宁不凡笑了不一会儿,便停了下来,只是脸上依然还带着几分笑意,说道:“你的确不是愣头青了,可是你比愣头青还不如,你以为我不蒙面来杀你就只是单纯想用杀人灭口的办法来堵住悠悠众人之口吗?错了,我没有闲得那么无聊,能够用一块布条解决的事,何必白费力气的去灭口那么麻烦。既然我敢不蒙面来杀你,自然有我的原因,看你都是将死之人了,不如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我的计划是这样的……”

    苏陌寒喝断了宁不凡的话,骂道:“够了,我不想听你的什么狗屁计划。”

    宁不凡疑惑道:“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这样做的目的吗?“

    苏陌寒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对这些阴谋诡计不感兴趣,既然我都是一个死人了,听你的计划又有何用?”

    宁不凡讥笑道:“你越是不想听,我倒越要说给你听一听,让你看看我能弄死你,不是仅凭借的运气,而是凭的脑子比你够用,本事比你更大。”

    岳语琴听完宁不凡狂妄自大的话,不服气的说道:“你凭什么说你比苏公子聪明?你的阴谋无非就是想把王府的暗卫赶走,因为你知道我们落到王府手里,还有生还的余地,而你不希望看见我们活着,所以必须得亲自下手,这是多么浅显的阴谋,亏你还自以为多么高明呢!”

    宁不凡面对岳语琴的冷嘲热讽,不但没有生气,反倒笑道:“妇人就是妇人,真是鼠目寸光,要是这么容易就被你给窥破了,那还算是阴谋吗?”

    岳语琴不服气道:“少要自大了,要是真有什么大的阴谋,你还用得着卖关子吗?”

    “我哪有卖关子,不是正打算说出来,就被你岔开话题了吗?”

    宁不凡说完,眼中忽然闪起了光,恍然大悟道:“噢,我明白了,你故意这样胡搅蛮缠,其实就是想要拖延时间,是不是想等救兵来呀?我还真是小瞧了你这个小女子了。”

    岳语琴的脸色也是一沉,她方才故意把话题扯远,确实就是在拖延时间。

    她也是在宁不凡有意卖弄自己智谋的时候,临时想出的生还办法。

    她真没想到这样一个缓兵之计的办法,居然这么快就被宁不凡给看破了。

    岳语琴沉着的脸色随即又是一变,变得自然了许多,然后说道:“我只是接你的话,哪有胡搅蛮缠,更没有拖延时间的意思,现在我们已经被逼到绝境了,拖延一时半会的时间,也不可能有生还的可能性,做那些只不过是徒劳,我又何必白去忙活呢!”

    宁不凡傲娇道:“厉害呀!说谎说得脸不红心不跳,只可惜你的花言巧语哄得了一般人,怎么可能骗得过我,宁爷可是这一行的老祖宗了,平日里就拿说谎当饭吃的。”

    岳语琴仍是一副死不承认的样子,说道:“那是你说谎成习惯了的错觉,别把所有人都看作跟你一样喜欢玩心机、耍阴谋。”

    宁不凡赞叹道:“厉害,真没想到剑神如此沉默寡言的人,居然有个能言善辩的女儿,佩服佩服。但是你再怎么善辩,也不可能把黑的说成是白的,我倒要听听看,你刚刚如果不是在拖延时间,为何要跟我扯那些呢?”

    岳语琴想也没想,很自然的回道:“我就是看你说自己比苏公子聪明,有些气不过,所以才站出来打抱不平的。”

    宁不凡道:“哦,原来你是为他打抱不平的,那行啊,为了让你心服口服,我就与他比比智谋如何?”

    岳语琴本意就是要拖延时间,越是能够拖更长的时间越好,她当即便回应道:“好呀!比就比,谁怕谁啊!”

    苏陌寒站在岳语琴身旁,一听到要和宁不凡斗智,心里当时就没底了,于是伸手拽了拽岳语琴的衣袖,示意自己没法跟宁不凡比试。

    岳语琴当然明白苏陌寒拉扯衣服的意思,只是她不便直接告诉苏陌寒比试只是幌子,拖延时间才是真正目的。

    因此岳语琴只能对苏陌寒使眼色,让他安心去比。

    苏陌寒也不是榆木圪垯,很快便明白了岳语琴的心思。

    只可惜岳语琴与苏陌寒的那些小动作,都被宁不凡静静的看在眼里,宁不凡等他们的小动作结束以后,才喝道:“好个屁呀!看你还不承认自己是在拖延时间,你刚刚给他使眼色的举动,我可都看见了,分明就是想串通起来拖延时间。”

    岳语琴这次再也伪装不下去了,因为事实已经摆在眼前,纵使她再能雄辩,也如宁不凡所说的那样,不可能把黑的说得成白的。

    岳语琴只能承认,并骂道:“你这卑鄙小人,原来说要比试智力,只是你用来讹诈咱们的手段,你真是太阴险了。”

    宁不凡得意的笑道:“正所谓兵不厌诈,你们被诈出实话,那只能说明你们的道行还不够,江湖阅历太少了,焉能怪我呢!”

    岳语琴闭上了嘴,她想拖延时间的心思被对方完全看透了,而自己却摸不清对方的虚实,这确实让她无话可说了。

    而苏陌寒见他们不再交谈了,这才开口说道:“我们技不如人无话可说,你机关算尽定会遭报应的。”

    宁不凡自信满满地说道:“我遭不遭报应不知道,不过我为何没有蒙面就敢来杀你,那就跟你要遭的报应有关了。”

    苏陌寒一脸茫然的说道:“跟我的报应有关?你说的是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宁不凡直言解释道:“你苏陌寒作为一名杀手前去王府刺杀王爷,而我宁不凡作为一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江湖义士,蒙上面纱是不是有些不符实情啊?”

    苏陌寒依然还是不太明白宁不凡的意思,可一旁的岳语琴却听明白了,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你不蒙面就敢来杀我们,那是想冒充正义之士了。”

    宁不凡点头表示同意,岳语琴继续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对王府的暗卫动手呢?”

    宁不凡嘲笑道:“我正想夸你比苏呆子聪明,怎么你也犯傻了?莫不是傻病还会传染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