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品天尊 > 第369章 眠花谷的变故

第369章 眠花谷的变故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九品天尊最新章节!

    黄昏时分,秦双一个人走在西郊的山路上,一边抚摸着左边肩膀靠近心房的地方,一边沉吟不语,脸色无喜无悲。

    哪怕他已经练成了广寒诀中“残月诀”的第二层心法“守缺”,战斗力已经有了一个质的飞跃;哪怕他已经能够力敌何生亮,甚至自付能够和龙燎、丁绝单独一战,但他依旧是躲不开杀手柳小千那惊世骇俗的穿心一剑!

    只不过这一次跟之前相比,已经有了变化,秦双虽然避不开柳小千这一剑,但他在一瞬间竭尽全力的高速躲避,却是在最后关头,使得自己的心脏稍微躲开了柳小千的剑尖,柳小千的剑最后是擦着他的心脏上方不到半寸的距离,透胸而过!

    对于秦双而言,这是在他的实力增强了数倍之后,面对柳小千的快剑的一次巨大提升,但即便是如此,秦双心里也非常明白,这根本代表不了什么。

    因为他要面对的毕竟是活生生的对手,临敌之时,局势千变万化,这一次柳小千可能刺他的心脏,下一次柳小千的目标或许是他的喉咙,根本无法一概而论;这一次他虽然稍微躲过了,但是下一次能不能躲得过,还是一个未知之数;而即使是躲过之后,柳小千是否还有后手,也是难以把握。

    但不管怎么样,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万一秦双再次面对柳小千的时候,逃生的机会至少不会完全为零了。

    他之所以来到西郊,一来是为了放松一下紧绷着的心情,二是要去眠花谷看一看万子明和荀红叶,身体状况恢复得怎么样了。

    荀家虽然不是武林世家,但秦双同样不敢小觑了荀红叶这个女子,因为荀红叶手中握有荀家祖传下来的阵法秘笈《金略纵横纲要》,而荀家的阵法玄奥神妙无比,从某种意义上看,这样的阵法比之一个绝世高手,其威力怕是更为恐怖。

    而且只要运用得当,荀家的这种阵法完全可以以少数人之力匹敌千军万马,若是用在防御战之中,效果更是明显。

    从秦双的本心来说,他是非常希望能借得《金略纵横纲要》一观的,像这样的奇书和奇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用得上。但是《金略纵横纲要》毕竟是荀家的祖传秘宝,所谓传内不传外,自己跟荀家又没什么任何关系,荀红叶就算不同意,也是正常的,秦双也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远远望去,眠花谷的入口依然如故,雾气蒸腾,那一面木匾仍旧摆放在旁边。

    但是当秦双真正走到入口处的时候,眉头却顿时皱了起来,心里微微一惊!眼前的一切情景虽然从表面上看似乎没有变化,但实际上跟他第一次过来的时候,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树林当中的雾气虽然还是存在,但当秦双的神视心法扫过,却发现没有丝毫阻挡的扫了进去,里面的道路和景象一览无余!

    这也就是说,这些雾气根本就是普通的雾气,而原本摆放在道路两边作为阵基的那些大大小小,高低不同,看似完全没有规律的石堆,如今已经倒塌了不少;这也就意味着,荀家先祖原先布设在这里的阵法,竟然已经不见了!也不知是被荀红叶自己打开,还是被人破去。

    眠花谷入口的阵法既然打开,就跟家里的大门完全敞开一样,再无任何设防,这让秦双感到极为不妥。

    他身形一动,真气鼓荡,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飞射了进去,虽然眼前浓雾弥漫,但由于并非阵法的效果,所以并不影响他看到脚底下的道路。

    转眼之间,秦双已经越过了树林,落在荀红叶和侍女小桐所住的小院前面。

    他根本不用走进屋子里面去就已经知道,不管是荀红叶主仆二人还是万子明,都已经不在房屋之内,而且房屋当中桌椅倒塌损坏,翻箱倒柜,显然是被人抄过家。而那一副荀步抟的画像,也已经被人取走。

    而且看着灰尘堆积的情况,似乎距离荀家生变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了,看样子似乎是在自己离开眠花谷之后不久,事情就发生了。

    秦双的神视心法大范围的扫了出去,自从他的“守缺”法诀练成之后,神视心法的覆盖范围已经达到了近百丈之多,足以将大半个眠花谷收归眼底,但在扫了数遍之后,却没有发现万子明和荀红叶等人的踪迹,似乎是早已离开了这里。

    三炷香的时间之后,没有什么发现的秦双正准备离开,却忽然眼神一冷,停住了脚步。

    因为他的神视心法突然捕捉到,在眠花谷的入口,正有两个人快速的冲了进来,并向他靠近。

    只是片刻的时间,两个身材高大,头戴宽大斗笠的男子已经出现在秦双面前,并且一左一右的呈犄角之势,眼色极为不善的盯着秦双,一副要防备秦双逃离的样子。

    较年长的一人,皮肤黝黑发亮,眼神有些狠厉;而较年轻的一人,则是有些尖嘴猴腮。

    秦双不动声色的望着这两个人,一言不发,他虽然不认识这两人,心里却也清楚,这两人十有七八跟荀红叶、万子明的失踪和荀家被毁有着很大关系。

    果然,还没等秦双开口,较年轻的那人便忍不住喝道:“小子,你是何人?跟荀家是何关系?!”

    秦双听了,面不改色,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就不再说话了。在他的窥境心法扫过之后,已经看出较年轻之人,修为是在真脉后期,而这个较为年长之人,修为却是真脉巅峰。很明显,从修为的高低来看,这里真正能够说得上话的主事者,应该是这个年长之人。

    他并不知道,这个较年长之人,正是燕武商盟武护堂的郎会,而那较年轻之人,则是弗能。

    此时弗能见秦双分明比自己年纪还小,却对自己竟然是一副藐视的表情,心里顿时恼怒起来,他们身为燕武商盟武护堂的人,无论谁见了他们都会战战兢兢,礼让三分,何曾被人如此不尊重过?

    他怒哼一声,真气爆发,从腰间撤下一对铁钩,刚要动手,郎会却突然把他叫住,道:“且慢动手,此人来历不明,先问问情况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