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司礼监 > 第三百四十八章 杨镐有召

第三百四十八章 杨镐有召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司礼监最新章节!

    不要问我这两天经历了什么,反正我额头都是包,手上都是印。

    呜呼,悲哉,打不过老婆。

    发胖的女人,战斗力爆表。

    感谢湖湘天下书友给予的一百元医药费支持。

    ……

    奴尔哈赤没想到阿尔通阿这么硬气,他原是准备用这个侄儿逼迫舒尔哈齐出城,现在看来,阿尔通阿是不肯配合了。

    代善没有理会阿敏哀求的目光,向其父奴尔哈赤进言处死阿尔通阿。然而奴尔哈赤没有就此下令处死阿尔通阿,而是吩咐将人带下关押。

    代善不明白阿玛为何不杀阿尔通阿,三叔一家除了阿敏个个该死,为防后患,就当果断处决。

    在如何处置三叔一家这件事上,莽古尔泰和代善的意见是一样的。哪怕阿尔通阿和他关系最好,莽古尔泰也是不愿留他一命的。

    而二叔穆尔哈齐在得知阿尔通阿被擒之后,一直没有露面,也侧面说明穆尔哈齐的态度了。

    奴尔哈赤不杀阿尔通阿自有他的考虑,额亦都正在带人砍取树木制作攻城器械,一旦这些攻城器械完成,他就会立即下令攻打黑扯木。

    届时,舒尔哈齐跑是肯定跑不掉的,但是也得防他狗急咬人。留阿尔通阿一命,关键时候还是能以其为质迫舒尔哈齐投降的。

    奴尔哈赤眼下还是希望能够得到一个活的舒尔哈齐,这样不管是向明朝解释,还是向建州内部,都是一个交待。

    只要舒尔哈齐父子肯自呈对他和李成梁的状告完全是诬陷,那么就算明朝知道了,事情也有回转余地。建州上下对他这汗王逼迫兄弟之事,也不会有太多的不满。

    然而,让奴尔哈赤没有想到的是,城内的舒尔哈齐在知道儿子被扣押之后,竟然连夜带人开了西门潜逃,不顾一切往明军重镇铁岭逃去。丝毫没有顾忌他这一跑,长子阿尔通阿是不是会被愤怒的奴尔哈赤直接斩杀,留在黑扯木的部众又是否会被奴尔哈赤屠杀。

    舒尔哈齐动作太快,等奴尔哈赤知道消息时,已经逃出黑扯木十几里地。大吃一惊的奴尔哈赤急令代善和额亦都带兵去追。同时要莽古尔泰率部入城收服舒尔哈齐的部众。

    奴尔哈赤没有牵怒城内部众,再三要求莽古尔泰入城之后不得乱杀一人,除舒尔哈齐嫡系将领,其他人都不要杀,全部迁回建州打散发入四旗安置。

    这个安排得到了穆尔哈齐等人的赞同,也为奴尔哈赤赢得了黑扯木的人心。大部分追随舒尔哈齐的女真人在知道他们的主子弃城逃亡后,明智的选择了向奴尔哈赤投降。

    莽古尔泰入城后,几乎没有发生任何反抗,至天亮时,黑扯木完全落入奴尔哈赤之手。

    代善和额亦都领兵追杀舒尔哈齐,却在距离铁岭十几里地的地方被明军拦截下来。

    来的明军是铁岭的驻军,一路打亮的火把绵延了数里地,不下千人之众。

    舒尔哈齐及其随从被明军捉住,代善和额亦都没敢轻举妄动,二人正犹豫不决时,明军那边来人通传,竟是李如柏亲自带兵前来。

    闻知是李如柏亲来,代善和额亦都很是慌张。因为这李如柏不仅仅是李成梁的第二个儿子,更是明军的大将,曾官至明朝的右都督。其南征北战多年,不仅在朝鲜打过倭奴,也在贵州剿过夷寇,声威赫赫,哪怕十四年前因病辞官,闲官铁岭老家十多年,其大名也为建州上下所深深忌惮。

    李如柏叫人递话给代善和额亦都,让他们马上带兵退回黑扯木,否则视为对明军的攻击。至于舒尔哈齐等人,则由明军接管。

    这个态度让代善和额亦都越发慌张,他们不知道李如柏此举何意,又不敢得罪李如柏,只得率兵仓促退回。

    “二公子?”

    几十年的习惯让奴尔哈赤下意识的没敢直呼李如柏的名字,而代以二公子一称。

    三十多年前,奴尔哈赤还是李家的一个家丁时,便曾替二公子李如柏牵过马,做过护卫。后来也是因为二公子在李成梁面前替奴尔哈赤说了几句话,才能令奴尔哈赤进入李成梁视线,由此才有今天的一切。

    故而,奴尔哈赤对李如柏是十分敬重的,为了报答这位二公子,他更是将弟弟穆尔哈齐的女儿嫁给了李如柏作妾。也没有因为李如柏这十多年闲居在家而忽略了他,逢年过节,该有的孝敬从未落下过。

    “二公子十多年不问世事,今儿怎么出面了?”

    奴尔哈赤感到困惑,并且隐隐有些担忧。李成梁虽然是李家的家主,毕竟已是八十多岁的老人,李家二代中如今名义上做主的人是现在的辽东总兵李如梅,但是,要因此说李如梅超越了李如柏,却是谁也不相信的。无论是威望还是资历,李如柏都比李如梅强。

    凭借对李家的熟悉,奴尔哈赤肯定李如柏突然出面干预建州的事,背后一定有隐情。否则以二公子闲散的性子,他不可能兴师动众的亲自带兵过来。

    “二公子还说了什么话吗?”奴尔哈赤眉头深皱。

    “没有。”代善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做什么?”奴尔哈赤很是不快。

    代善忙道:“阿玛,是不是李家对咱们又有反复了?”

    “嗯?”

    奴尔哈赤心头一跳,他不能排除这个可能,因为李成梁人老成精,对他不但利用,更有警惕。这次为了弄垮高淮,李成梁抛弃舒尔哈齐,但谁敢保证,这老家伙见高淮完蛋了,会不会又变了主意,要继续对他奴尔哈赤进行敲打呢?

    奴尔哈赤有点焦虑,他深感对明朝的情报来源太少,以致有事时无法弄清楚李成梁那边到底在想什么。

    他想到了老八洪太主,上次有一回老八跟他说过应该在明朝境内广派细作,利用互市边贸的机会大规模渗透明朝,甚至在一些明军重镇之内开设店铺,长期潜伏人员,这样不仅能够保证建州情报来源通畅,也能保证有事发生时可以给明军造成困扰。

    当时奴尔哈赤正忙于对付科尔沁人,所以没顾得上这件事,现在看来,这件事得马上着手了。

    奴尔哈赤决定等洪太主回来就和他详细说说此事,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让老八负责此事。这样,也算是个锻炼。

    对老八洪太主,奴尔哈赤还是很喜欢的。不仅仅是因为洪太主比几个哥哥多了谋略,更重要是洪太主的母亲孟古哲哲是他奴尔哈赤最喜欢的一个福晋。虽然,原本他奴尔哈赤娶的应该是孟古的侄女东哥。

    想到东哥,那个有名的女真第一美人,奴尔哈赤的心不禁晃了晃。正想得远时,亲兵拿着一封信过来,说是留守黑图阿拉的大贝勒禇英送来的。

    “杨镐?”

    奴尔哈赤看完信后,眉头再次深锁,禇英在信上说明朝派杨镐作为钦差来到了辽东,眼下已至沈阳。而杨镐在到沈阳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以钦差大臣名义,要奴尔哈赤前往沈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