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钟少私宠:呆萌小鲜妻 > 第283章 偷看一下

第283章 偷看一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钟少私宠:呆萌小鲜妻最新章节!

    钟靳昀厉声道:“我承认曾经的我确实自私过,我也承认我曾经确实让你受到过很大的伤害,可让你受到伤害不是我的本意,在事情发生之后,我想要尽全力弥补,想要修复你心里的那一道裂痕,我相信只要我们一起努力,就一定可以像从前一样相爱。”

    钟靳昀感慨说道:“可是你放弃了和我一起经营我们之间的爱情,你选择当一个逃兵,是谁说只要我不变心她就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我的,你一声不响的说要和我分手征求过我的意见吗,难道你这么做就不自私吗?”

    顾喜子立刻道:“那时候我只是希望我和你都不要再沉浸在痛苦之中了,那时候我和你在一起就只拖你的后腿,我也不希望你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我身上,那个小心翼翼的钟靳昀,不是我希望看到的那个潇洒清高的钟靳昀。”

    顾喜子激动的继续说道:“所以我希望我们离开彼此之后都可以像从前一样潇洒的生活,从此不要再打扰彼此的生活,怎么就变成是我自私了,是你一直在扰乱我现在的生活,让我处于两难的境地!”

    钟靳昀继续道:“不用骗我,一个人的眼睛是很难骗人的,你的眼睛告诉我,看到我和朗星辰在一起,你在吃醋,如果你心里真的完全不在乎我了,又怎么会吃醋呢?”

    顾喜子冷笑一声,“虽然我已经管不着你的事了,你和谁在一起也和我没什么关系,可是作为前女友我好心警告你一声,最好还是远离朗星辰那种看起来表里不一的女人,这世上的女人千千万,爱慕你的女人也有很多,朗星辰不适合你。”

    钟靳昀点头,笑着握住顾喜子的手,“在我心中,唯一适合我的人就是你,顾喜子,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顾喜子挣脱开钟靳昀的手表情像冰块一样透着丝丝寒气,话语也是咄咄逼人,“你是刚才挨了一巴掌还觉得不够吗,竟然还敢对我动手动脚的?”

    钟靳昀笑道:“只要还能站在你面前,多被打几下也无所谓的。”

    钟靳昀话音刚落,顾喜子就抬起手又是一巴掌招呼向钟靳昀。

    见钟靳昀还是没有躲的意思,顾喜子在巴掌落在钟靳昀的脸颊还有一厘米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顾喜子抬眼望着钟靳昀,咬紧嘴唇问了一句,“你怎么不躲?”

    钟靳昀嘴角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我说过,被你多打几下也无所谓的,只要你不撵我走,你怎么欺负我都行。”

    顾喜子蹙眉,“你说我欺负你?”

    钟靳昀嘴角的弧度特别好看,“可不是每个男人都心甘情愿愿意挨你的打。”

    顾喜子气急败坏道:“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么恬不知耻了?”

    钟靳昀笑容依然,“你早知道我是假正经,我可以跟所有人一张冰块脸,可是对你我做不到。”

    钟靳昀笑起来的样子简直是看得顾喜子的少女心都融化了,大概没有女人可以抵抗得了钟靳昀这么温柔的笑容吧。

    倚在角落里看好戏的林风眠看到这一幕也是瞠目结舌的张大嘴巴。

    谁说钟靳昀不会撩妹的,这家伙明明很会撩的,这么肉麻的情话他都说不出口,可从钟靳昀的口中说出来竟然这么自然。

    林风眠也真是对钟靳昀刮目相看,觉得钟靳昀还真是一支潜力股。

    就在这时,有剧组的工作人员在商圈买了吃的打着伞回来了。

    顾喜子见有人过来了,立刻转身往楼里走,林风眠也赶紧从溜到一边躲起来了。

    钟靳昀看到有人回来了,气恼又有人回来搅局,怎么他想和顾喜子多在一起待一会儿就这么难呢。

    钟靳昀清楚若是自己当着旁人的面黏着顾喜子的话,顾喜子绝对不会原谅自己了,本来顾喜子刚才就已经很生气了。

    待顾喜子回到片场之后,钟靳昀又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去了洗手间。

    没想到他刚走进洗手间上了个厕所出来,就看到林风眠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整理着自己的头发。

    钟靳昀没搭理林风眠,在另一边的洗手池旁边站下来洗手。

    林风眠看着镜子里冷静异常的钟靳昀,想起刚才在门口抱着顾喜子说情话的钟靳昀,一边摇头一边咂吧咂吧嘴。

    “还以为你是木头疙瘩呢,没想到你这么会撩妹啊,看来这禁欲系男神发起情来更让人觉得疯狂。”林风眠用一种很特别的眼神望着镜子里的钟靳昀。

    钟靳昀转过头去冷冷盯着林风眠,“你什么意思?”

    林风眠撇撇嘴,“刚才在楼口我都看见了……”

    钟靳昀的目光射出两道凌厉的冷光,“你竟然偷窥!”

    林风眠一脸满不在意的表情,“什么叫偷窥啊,你说刚才被你搅和的我和小辣椒这顿饭也没吃成,我就想着出去透透气,结果刚走到楼口还没出去就看到你和小辣椒站在那儿,人家转身要走,你一个箭步就冲上去咔一下就从后面抱了上去!”

    钟靳昀越听脸色越难看,“林风眠,你能不这样挖苦人吗?”

    林风眠盯着钟靳昀的脸继续道:“好吧钟靳昀,我收回我之前说你是木头疙瘩不会追女人这句话,现在我郑重向你道歉!”

    钟靳昀叹息道:“林风眠,你不闹腾闲一会儿能死吗?”

    林风眠撇嘴使劲儿点了点头,“人活着就是要没事儿自己找乐子啊,而且我感觉你和小辣椒说不定真有一段刻骨铭心的过去呢。”

    钟靳昀扬起头底气十足的答道:“那是。”

    他顿了顿继续道:“所以我劝你不要再打顾喜子的主意了,没戏!”

    林风眠冷哼一声,“有戏没戏咱们走着瞧呗!”

    那天之后,顾喜子对钟靳昀的态度仍旧像从前一样冷漠无边,钟靳昀也没能再找到机会和顾喜子好好聊一下。

    今晚下戏之后有一个私人晚宴,是睿丽杂志社创刊二十年的私人晚宴,执行总裁罗尔德邀请了不少的商界演艺界名流。

    钟靳昀和林风眠作为超一线明星,也为睿丽杂志社拍过不少时尚大片,自然在罗尔德的邀请之列,都接到了邀请函。

    下戏之后顾喜子就和舒傲寒离开了,林风眠换下剧中的衣服换上一身白色的西装西裤,看起来真像是童话故事中的白马王子。

    林风眠站在钟靳昀身边问道:“你怎么还不换衣服,不去参加罗尔德的私人晚宴吗?”

    钟靳昀蹙眉,“你怎么知道我要去?”

    林风眠扯了扯嘴角,“今年的开年封面就是你,去年你也上了好几次的睿丽封面,而且罗尔德是你的影迷,不管在任何场合都从来就不吝啬对你的赞美之词,这么重要的私人晚宴她怎么可能不邀请你?”

    钟靳昀深吸一口气,“我还在想我到底要不要去。”

    林风眠疑惑的问道:“为什么不去。”

    钟靳昀给林风眠使了个眼色,“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去吧?”

    林风眠忍不住笑了起来,“罗总喜欢揩油这个在业界也是不是什么秘密,圈里当红的小鲜肉她也是睡过不少,不是吧,她连你的便宜都想占?”

    钟靳昀一脸悲催的说道:“罗尔德每次见到我就是各种姿势搂着我照相自拍,我感觉罗总要是不剥掉男演员半层皮大概是不会轻易放过的,你说大庭广众之下我总不能一把推开她吧,所以就只能咬牙陪她照几张照片。”

    林风眠憋着笑继续道:“才几张照片而已,那有什么的,钟老弟啊,你这个人就是太正经了,不过那种场合顶多也就是被搂搂抱抱亲亲揩点儿油,其它的也就做不了什么了,能够多得几个封面让人好好写几个访谈,被摸几下牵牵手也无所谓的。”

    “你知道有多少打拼时期内的小鲜肉为了上一个内页主动陪吗,只是陪着照几张照片你就偷着乐去吧,睿丽也是圈内最有影响力的杂志专刊了,能够拿到封面那就是圈中地位的体现,罗尔德对你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钟靳昀愤怒的瞪着林风眠,“你简直毫无底线。”

    林风眠拍了拍钟靳昀的肩膀,“混这个圈子当然要想开一些,有些小细节能不计较就不要计较了。”

    钟靳昀继续叹息道:“越和你说我就越是没兴趣去了,这段日子赶戏本来就挺累的,反正私人晚宴请的人一定很多,也不缺我一个人。”

    林风眠挑眉低下身子凑到钟靳昀面前,“到时候别怪我没告诉你啊,今天的私人晚宴顾喜子也会去。”

    一听到顾喜子的名字,本来昏昏欲睡想回家的钟靳昀立刻精神起来,立马挺直了脊背睁大了眼睛。

    “顾喜子也会去?”钟靳昀又问了一句。

    林风眠缓缓点了点头,“千真万确,刚才顾喜子和舒傲寒离开的时候,我还听舒傲寒说去陪顾喜子去做造型然后去罗尔德家的别墅。”

    钟靳昀立刻转头望向在一旁整理东西的唐德,“服装带了吗?”

    唐德瞟向钟靳昀,“虽然不确定昀哥今晚到底去不去,不过还是按你去参加晚宴都给你准备了,就放在保姆车里,Dior夏秋季最新款的西装还有鞋履。”

    钟靳昀急道:“熨好了没有?”

    唐德笑着答道:“昀哥,我办事你放心,都已经熨好了,现在要换衣服吗?”

    林风眠看到钟靳昀急不可耐的样子也是莫名想笑,“你昀哥现在恨不得长一双翅膀飞到人家罗尔德的别墅去,赶紧准备吧。”

    唐德也是憋着笑,果然能够让钟靳昀失态的人就只有顾喜子。

    林风眠继续笑着问道:“需要我等你吗?”

    钟靳昀没好气的说道:“不需要,一会儿唐德会开车送我去的,我觉得你可以先过去被罗尔德揩揩油,有你在她身边,她大概就对我没兴趣了。”

    林风眠气得咬紧牙关,举起拳头恨不得使劲给钟靳昀一拳,横眉冷对道:“没想到你这么腹黑,心肠这么歹毒,为了能泡到顾喜子,你简直不惜把别人往火坑里推!”

    钟靳昀冷哼一声,“呵,我就是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一会儿她家别墅里来那么多的小鲜肉,人家能不能注意到你都是个问题呢,就怕你往上贴罗尔德都不愿意多看你一眼,毕竟你这个颜值比起现在那些捏一把都能捏出水来的小鲜肉差得远了。”

    林风眠咬紧牙关,“行,他昀哥,算你狠,不但腹黑歹毒还这么毒舌,活该小辣椒不愿意回到你身边,像你这种男人,我相信没有人能受得了你,你就活该一辈子做单身狗,早知道我就不该告诉你顾喜子也会去罗尔德的私人晚宴这件事,也省的你和我抢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