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次醒来都为反派背了锅[综穿] > 63.白云孤叶(十四)

63.白云孤叶(十四)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每次醒来都为反派背了锅[综穿]最新章节!

    近来江湖上传的一件大事, 几乎将陆小凤揭破武当掌门阴谋案的风头都压过了。

    一趟镖,一趟大镖, 在太行山脚下不翼而飞了。

    这趟镖价值价值三千五百万两,就这么不翼而飞了。

    整个江湖都轰动了。

    这趟镖的失踪,注定了中原武林的再次风起云涌。

    性命与这趟镖休戚相关的十二连环坞总瓢把子鹰眼老七已经踏上了寻找陆小凤的旅途。

    但是注定这个人,他不能轻易找到了。

    五月。

    比四月之时更热了。

    但是对于十二连环坞的人来说, 天气的炎热已不是炎热, 真正让他们心焦到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 是那些失踪的金银珠宝。

    夜, 月色朦胧。

    暑气已被清凉的月驱赶, 海风吹过这座府邸。

    姜晨准确的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过端午。

    他坐在凉亭中,周围黑色的树影倒映在脸上,模糊了他的神色。他的指尖掐着一个纸团, 微一用力, 它就碎成了粉末。

    上面也没有写什么,不过就是以上所提的消息罢了。

    吴明忍不住了。

    果然,就像记忆中的一样,吴明对这趟镖车出手了。

    ……

    恐怕木道人也没有料到,叶孤城为何突然之间要对他出手。

    他自以为还是知道一些叶孤城的,白云城主,天外飞仙剑意已然到达至高的境界。

    叶孤城对于其他的东西, 已经漠不关心了。甚至改朝换代, 也不过他突然兴起的, 为徒弟做的一点心血来潮的乐趣。

    他已经回了白云城。

    为何这一次,他又出手了。

    还是为了陆小凤。

    叶孤城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是木道人至死也想不明白的问题。

    对于木道人的死,姜晨并没有多余的感受。

    即使是真的叶孤城在此,恐怕也不会觉得伤感。

    这两人说是朋友,不过是因为当时的心境相似而得到的仅有的共鸣之感。真正的交情,谈不上多少。

    更何况,原本就是姜晨拆了木道人的台。

    亲自去拆台的人,能让他对于对方的死亡有多少感受。

    这个人还是姜晨。

    因为姜晨带着花满楼提前找到了陆小凤,又将木道人之事提醒给陆小凤,所以陆小凤并未陷入原来明明知道老刀把子与木道人关系却无能无力的窘境。但是,正因为他成功揭破了木道人的心思,木道人在武当继位之时,天下群雄围观之下,被逼无奈,自尽了断。老刀把子与木道人是同一个人,叶雪当时就在武当,她得到了这个令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消息,可是赶到了正堂,却只看到了木道人的尸体。

    逼死木道人的是陆小凤,叶雪不甘心,她要杀了陆小凤,最终却没能忍心对情郎下手,又无颜苟活于世。

    叶雪自杀了。

    陆小凤逼死了一个朋友,又逼死了叶雪,这会很不开心。

    他很累了,出海散心了。

    至于他为何会想到出海,不过是姜晨前几日写了封信留给花满楼,“近因夏日炎火,恐友不能安眠。凡海上岛,流水蔓延,稍解暑气,实乃五月宜居之地,诚邀于此。”

    署名:叶孤城。

    花满楼摸着纸上凹凸不平的墨迹,当时盯着这纸就笑了,什么诚邀,他可是半分也看不出来。

    当时花满楼正忙于处理陆小凤遗留之事,没有时间出海。

    好巧不巧,这封信被陆小凤见到,他动心了。

    不过,陆小凤他近来自认还无法面对叶孤城,于是他跑去找了老狐狸。

    老狐狸的窝,也在海上。老狐狸的窝,自然比叶孤城的府邸更让人舒适,准确来讲,是更让陆小凤舒适。舒适到,所有男人能想到的东西,那里都会有。

    他为何坚定的去狐狸窝里溜达一圈?

    为什么?

    只因狐狸窝的女人们定然很能缓解他如今失去叶雪的失落心情了。

    陆小凤,无论如何,他果然还是个游戏花丛的浪子。

    在第三次刺杀过后,姜晨有些不太耐烦,等他静下心将白云城清洗了一遍,又让人注意着太平王府和老狐狸的动静。

    吴明收不到白云城的隐形人的消息时,面色铁青。

    之后才打听到叶孤城将一些叛徒投海了。

    他也没有料到叶孤城这样干脆狠绝,只凭初步确定,就弄死了住在飞仙岛上多年的人。

    偏生令吴明最头疼的,是叶孤城确实没有找错人。

    这近十个人,也是难得通过了隐形人的初步试炼,虽然没有达到无名岛的地步,但胜在长居于飞仙岛上,不惹人怀疑。

    加入隐形人的前提条件,就是他是个人,不会让任何人怀疑的人。

    但是,叶孤城竟然一抓一个准。

    仅凭这一点,吴明对他的杀心已定准了。

    他不确定,招惹上叶孤城这个人,还有没有把握收了他了。

    若不能,这样的人,还是早早弄死为好。

    可笑宫九那臭小子,碰到叶孤城,竟缩手缩脚,不出手了。搞的他这年纪一大把,还要为小儿的位子劳累一番。既然叶孤城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存在,不能收入囊中,必然一大祸患,不能让他消失,吴明绝不能放心。

    毕竟他们要做的,是改朝换代的大事情,绝对容不得半点差错。

    不过目前首要之事,是先拉拢好陆小凤。

    近来听说陆小凤与叶孤城关系不错,叶孤城甚至特意出海杀了西门吹雪救下陆小凤。

    倘若陆小凤能加入隐形人,凭他冠绝天下是非分明的名头,皇帝死了绝不会有人怀疑他,而叶孤城,说不定也能被陆小凤劝说进来。

    陆小凤可不像薄情的叶孤城,他是个多情的花花公子。

    重情重义,这正是吴明所找到的突破点。

    吴明的算盘打的十分响亮。

    说起收拢这两人之事,也不过决战前后两人名头大躁。

    陆小凤向来出名便也不提。

    叶孤城是头一个,孤身从紫禁城中打出来的人。

    他能这样淡然的从里面掀翻一众武林高手,出城还记着绕路滴血混淆追踪人视线。

    胆大心细。

    凭这一点,吴明就看中他。

    宫九自然也能从紫禁城里出来,可绝不会如此淡然。受了箭伤,还能留在城里处理好不留痕迹。又能掐准时机,正巧在侍卫搜城之前出来。

    这样的淡定,吴明就不能不看中他。

    宫九正在太平王府扮演着他世子的角色,而且,他总是扮演的相当完美。

    谦和有礼的世子,总是很容易掳获人心的。

    譬如那些得了四十日追查期限的十二连环坞的那些人,不正对着宫九感激涕零。

    新的消息说老狐狸的船上最近新招了个小丫头,虽然小,但是个相当美艳的姑娘。

    姜晨就知道,陆小凤一定要上那条船了。

    若没有陆小凤,宫主绝不会轻易上船做个烧·汤丫头。

    陆小凤向来都很有辨识度。

    他一踏上那条船。

    姜晨这里就大约定了时间。

    当然,已经盯上陆小凤的吴明也不会错过。

    无名岛。

    这里好是好,钱财珠宝半分不缺,只是人少,颇为无聊。

    最擅厨艺的牛肉汤还被打发出去了。

    江沙曼贺尚书几人只能一如既往的掷骰子。

    小老头脸上挂着和气的笑,吴明依然不急不缓的温茶。

    看似不急不缓。

    但是向来不管这几人来往的小老头今天开口了,“过几日海上暖流过来,东西也该回来了。”

    江沙曼道,“岛上的东西也不缺了。”

    小老头眯着眼睛,望着天空明亮的阳光,“来的还有个驰名天下的英雄。”

    江沙曼倒是感兴趣了,“是何人?”

    “为很多人报仇的人。”

    江沙曼,“……”

    小老头的茶水缓缓倒出,热气氤氲,碧色的茶叶在杯中起起伏伏,“不急。等他到了,你一眼可以认出。”

    杀了飞天玉虎的陆小凤,江沙曼怎会认不出?

    至于宫九,世上美人何其多,只要他坐上那至尊的位子,什么样的美人没有。

    江沙曼突然心里一凉,不能再与他相对。僵着身子走回了赌桌。

    小老头是怎样的人,他们心里都再清楚不过。虽然他总是和气的不同一般,但绝没有人敢在他面前造次。

    就像并非表面冷漠的人就无情一样,并非是表面和气的人就一定心善。

    这是陆小凤与江沙曼注定避不开的事情。

    老狐狸的船翻了。

    在海上浪了数十年的老狐狸的船翻了。

    陆小凤的船翻了。

    在世间浪了二十年的陆小凤的船翻了。

    陆小凤抱着木头大肚佛漂在海上。

    狠狠的叹了口气。

    难道他陆小凤就要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在这里喂鱼?

    他一抬头,看到满天亮闪闪的星光,璀璨的惊人。倒是弯月,光芒比从前黯淡了许多。

    这是正常的自然规律。

    星星亮起来的时候,月就黯淡。

    灿烂的银光洒在茫然的海面之上,美到不像凡界之物。

    可惜再美,陆小凤也绝不会忘记,他现在只抱了个木头佛。

    果然美丽的东西,都是致命的啊……

    他会不会就这样沉入深不可测的海?

    连着漂了两日多,陆小凤终于被捞上来了。

    是谁的人?

    他只是穿着一件白衣。

    老狐狸的船上抹了特殊的香料,闻起来不过是木头的味道,经久不散,虽然泡在海里,三两日还是可以找到,白云城周围的鱼对这个香味敏感,网兜着它们,就追到了陆小凤失落之处。

    也许,陆小凤并不会死在海中。

    但姜晨还是叫人扔给他一条小船。

    这片海,死在这片冰冷的海里,还不如死在他手里。

    更何况,先让人去给吴明添添麻烦,这姜晨乐意之至。

    陆小凤被捞上船时,被海水冲的已昏迷不醒了。

    白云城的人跟着他,随波逐流,依稀看到了黑色的岛影。

    确定了位置,推了陆小凤一把,打道回府。

    这都是海上出行的老手了,只这一趟,就基本记下了路途。